当前位置:

原创散文| 荷里忆夏

时间:2018/5/30 11:57:15 来源:常德妇幼 阅读次数:

静坐于朵朵莲花之上,我想起余光中江南的表妹,那么多的表妹,陪他去采莲,陪他去采菱,便是他一生的乡愁,这荷这莲还有屋后的那条河,多少次入我梦中,多少次牵引着我的思绪,带我飘过遥远的童年,飘到屋后的那条河……

微信图片_20180530120248.jpg





儿时的记忆里,屋后有一条长长的河流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条河从哪里来,要流到哪里去,只知道人们说那是目平湖的支流,河里的水清澈极了,常年静静地流淌着,滋养着两岸 的村民,当然关于这条河的故事,最生动最烂漫的要属夏天里的故事了。

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猪肉这种荤腥,我们一年是指望吃不上几次的,除非过年过节,除非家里来了客人,才会在餐桌上看到它们,然而鱼虾这样的鲜美之物,则是夏季里必有的,那时候家里最喜欢拾鱼虾的是哥哥,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魔法,只要他去河边一趟回来,定是大半篮子活蹦乱跳的小鱼小虾,够我们全家吃上一天,有时候吃不完的母亲便把它晒干了留到冬天吃。我和姐姐也喜欢捡鱼,那时候差不多每隔半个月二十天的样子,就有一支专业的捕鱼大队来河里撒网捞鱼,他们的渔网很长,要几十个劳力才拉得动,这个时候,总会吸引村里的孩子们前来抓鱼,当然得先让捕鱼队的人把大一点的卖得出价格的鱼挑出来,剩下的一些小鱼小虾自会留给我们这些既好奇又饥渴的孩子们。

当我们捡完渔网里剩下的鱼虾,一种幸福的满足感油然而生,我们总要互望对方的篮子里,看谁捡得多,每次都是太华屋里的美儿、桃儿、英儿三姊妹捡得最多,幺婆的屋里的兰儿也捡得多,但弱不经风的少红就捡得极少,还有国顺屋里的凤儿、小年屋里的燕儿、贵愁屋里的小四也都是捡鱼的'haolao',姐姐比我手快,我每次只能跟着她后面凑热闹瞎忙一阵。回到家里,孩子们就会给父母们汇报捡鱼情况,因此村里几个快手的孩子,大人们心里也是有数的。

微信图片_20180530120343.jpg

河流物产丰富,夏天成了我们的乐园,又到了采莲采菱的季节,对岸的荷花怒放着吆喝起来,我们女儿傢三五结队划船前行,向荷花深处漫溯而去,伢儿傢省得麻烦直接一个'眯功'就游到了对岸,最调皮的是伯父屋里的军儿和春梅屋里的球儿,他俩竟偷偷躲在我们船底,作死地晃动船只,发出咚咚的响声,起初我们以为是来了水鬼,个个吓得一身冷汗,后来知道是他们捣蛋,直接用撑船竹竿子撮他们的人,他俩无可奈何只好安安静静给我们摘莲蓬吃了。

微信图片_20180530120438.jpg


河里的菱角叶把靠边的两岸都铺满了,只留河中间给船儿穿行,夏天的清晨和日落之后,总有星星点点的船只或是用轮胎托起的木盆浮在两岸,形成一道唯美的采菱风景线,她们或是母女或是姊妹,乘着太阳未出或已落山的时候,在这微风拂过的河水上,仔细搜寻着未采摘过的领域,我和姐姐撑着父亲捕鱼用的船,自是方便安全很多,姐姐撑船我负责观察水面,发现有未动迹象的就赶紧通报姐姐,让她加紧把船撑过去,生怕被别人抢了去。翻开一片片菱角叶,只见一粒粒嫩绿饱满的果实,是那样可人令你陶醉,真的不舍得采摘又恨不得立刻剥开吃了它,为了卖点零花钱贴补家用,我还是迫不及待地摘下来,放在船舱里,不一会儿功夫,嫩嫩的美妙的菱角堆积起来了,等到饭熟了,母亲喊我们回家吃饭,才结束一天的采菱。

吃完饭,父亲把菱角倒入盛满水的木盆,用以区分老了的和嫩的,老了的就放锅里煮熟了卖,嫩的就剥出里面鲜白的肉,第二天挑到集市上卖,总换得几个钱。

微信图片_20180530120457.jpg

关于河里的故事,我不得不提及的是我不堪的玩水的故事,小时候,我喜欢跟伙伴们玩水,常常坐在河边的木桥上,把手和脚伸进凉凉的水里头,尽情享受着水流过身体的感觉,因此也曾多次掉到河里,几次差点淹死,好在命大每次在水里扑腾几下都被大人们救起。说来也巧,我原来那狗爬式游泳只怕是跟这些有关,有一次我莫名其妙地就会游泳了,一个人游了几十米远,被身后的姐姐发现,把她吓得半死,她以为我这是被水冲走了,突然着急神色紧张直呼救命,等我游回来之后,姐姐抱着我兴奋地告诉我我会游泳了!在没有专业人士的指导下居然就这样轻易地学会了游泳,现在想来都觉得是个奇迹。
     夏天的中午,大人们劳累了会在家里的竹床上打会儿盹,我们自然是闲不住的,乘着他们都困倦了,又到了我们偷瓜的最佳时间,国舅舅家地里的瓜早就熟透了,一个个胖墩一样地躺在菜地里,令过往的人垂涎欲滴,我们几个商量好偷瓜计划,球儿机灵是先锋,大军儿和小军儿长得厚实给他垫背,我胆小又是女伢儿就给他们放哨,只见他们几个像电视剧里的行动队一样,有条不紊地实施着这个'伟大'的计划,不料得很,只听得国舅舅家后门'吱'的一声响,糟了,是国舅妈要朝菜地走过来了,我赶紧给他们通风报信,让他们迅速撤退,他们一溜烟地从菜地里跳下来躲了起来,只有我一个人留在菜地边不敢往下跳,眼看很快就要被国舅妈逮个正着,便一咬牙就跳了 ,这次可不那么幸运了,由于内心紧张,加上坑深,把脚给崴了,哇的一声惨叫起来,真的是偷瓜不成,反被抓了个现行,好在没有赃物未成事实,只落得个偷瓜嫌疑,脚肿了好些天才消。可以想见当时的我是多么难堪和尴尬啊!

关于这条河流,最热闹的当属初夏时节,正值一年一度的端午节,乡里每年就会举办大型的龙舟邀请赛,来自湖区鸭子港、坡头、酉港、文蔚、洲口、罐头嘴等几个乡镇几十条龙舟齐聚在这里,每条龙船都按服装叫什么白,什么黑,什么红,记得我们村的那条龙船叫'复兴白',当时在整个湖区是响当当的厉害,村里的劳力个个干劲十足,当然这里面还包括我父亲,到现在父亲都一直都保存着当年的龙舟情节,记得那时候每次出发登江之前,全村父老乡亲都会前来相送,只见船长抓来一只大公鸡,右手拿起菜刀,捥住鸡脖子就是一刀下去,鸡血冲入倒酒的碗里,再用这碗血酒上敬苍天下敬河神,大概是祈求保佑龙船得胜归来吧!这样隆重的仪式必不可少,寓意也是很深刻的。比赛那天,场面更是热闹,各镇的乡民像赶场一样的,早早地在河边的树荫下找好最佳观看位置,老的少的,男人女人,卖冰棒的卖草帽的,叫的喊的,加油的,真是人山人海,鼓声震天。我们这些孩子自是在人群中分奋力地追赶着,生怕错过最精彩的冲刺时刻。

时光如水,站在记忆的河流里,多想追溯到从前的日子,从前的日子是那么慢那么美,从前的河水是那样清冽甘甜,从前村里那么多天真无邪的伙伴,现如今都只存在于我的记忆中了!(供稿:财务科  肖丽红 审核:龙霞)





分享到: 更多


常德市妇幼保健院 网站版权所有 医院地址: 湖南省常德市洞庭大道1058号 联系我们:0736-7717360
网站备案:湘ICP备 05012452号

湘公网安备 43070202000632号